【上市公司】寺庫人去樓空

              寺庫的危機正在不斷浮出水面。

              8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探訪發現,曾經擺滿了奢侈品的寺庫大廈如今已空空如也,僅剩5層還有部分工作人員,大廈內還專門設立了消費者維權中心。不僅如此,一年內寺庫已兩次被申請破產重組,還被昔日的合作伙伴凍結了千萬資產。有分析人士直言,做奢侈品的垂直電商只靠低價搶市場并不能自我造血,很容易被消費者拋棄。

              總部僅5層有員工

              8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走訪寺庫北京總部時發現,位于一層的線下體驗中心如今已經空空如也。負責安保的工作人員解釋稱:半年前寺庫大廈就已開始搬東西,現在大樓1至4層均已搬空,僅剩5層還有部分工作人員。記者在寺庫大廈發現,為了應付投訴和維權人員,寺庫在一層電梯口旁專門設立了維權前臺服務。

              對于寺庫大廈一層北京線下體驗中心已空的原因,前臺工作人員解釋為“要調整格局再裝修”。但據《財經天下》周刊此前報道稱,寺庫大廈代理商透露該大廈的業主王府井(20.640,0.35,1.72%)商業集團正在考慮整體出租,因為寺庫正在計劃全部退租。

              現階段,寺庫大廈的租賃情況暫無明確信息,負責附近寫字樓租售業務的中介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暫時沒有收到寺庫大廈可以出租的消息,“這一棟樓整租一年的租金在三四千萬元”。關于寺庫大廈的上述情況,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寺庫品牌方進行核實,但截至發稿暫未回應。

              如果這筆租金不打折,對于當前還在虧損的寺庫來說可謂是一筆巨款。寺庫遞交的2021年年報顯示,集團全年營收為31.32億元,較上年同期的60.2億元下跌48%,凈虧損達到5.66億元,同比擴大6倍。截至發稿,寺庫的市值僅有1774萬美元,巔峰時期市值則達7.7億美元,市值縮水近98%。

              人去樓空的不止線下體驗中心。北京商報記者走訪了寺庫位于亦莊的物流倉庫中心越海全球物流,但門口安保人員則表示寺庫已經從這里搬走,“最近好多人都來找他們”。對于寺庫是否還有北京倉庫的問題,寺庫大廈前臺的相關負責人表示,“還有,但不方便透露在哪”。

              寺庫微信小程序線下門店信息顯示,目前寺庫在中國內地還有12家線下門店,但北京線下體驗中心已不在其中?!八聨熘貞c二奢金科店”工作人員表示,“本店是和寺庫合作的門店,全國基本上都是合作模式或者庫店,公司都不是一個主體,但上海的門店是直營”。北京商報記者隨即撥打了寺庫位于上海的線下體驗店電話,卻顯示為空號。

              有消費者在小紅書發帖表示,因在寺庫寄賣的包已賣出卻未收到貨款,于是到寺庫上海南京西路的線下體驗中心維權,卻發現門口貼著因盤點故閉店的公告?!伴T上貼著盤點,實際一樓和三樓的線下店全部搬走了?!?/p>

              供應商不愿給寺庫發貨

              總部人去樓空之余,寺庫也正在面臨著昔日合作伙伴們的拋棄?!拔覀児疽呀洿蜈A了一個和寺庫的官司,追回了100萬欠款,但還有100萬的官司在打?!币晃辉撬聨旃痰膹埾壬?化名)表示,“現在幾乎不會再有供應商愿意給寺庫發貨了?!?/p>

              在寺庫大廈一層,北京商報記者看到一名女士正在不斷向寺庫前臺人員催促要求還款。寺庫前臺人員向該女士承諾,每周一都會打一部分款。這位女士向記者表示,“在寺庫寄賣了很多奢侈品,但一直沒有收到貨款”。

              北京商報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看到,僅2022年不到一年的時間里,與寺庫相關的已公開案件就有近百起,且幾乎都與買賣合同相關,寺庫則多為被告方。其中,7月27日發布的一份民事裁定書顯示,普拉達時裝商業(上海)有限公司申請凍結寺庫旗下全資子公司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名下1100萬余元及相應價值的財產。法院經審查認為,申請人之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實施查封凍結,期限為一年。

              不止被凍結財產,寺庫在一年內已兩次被申請破產重組。8月10日,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顯示,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被申請破產審查,申請人為趙冬萍;2022年1月,柴晨旭也曾申請對北京寺庫進行破產審查,但次日申請人卻撤回了申請。

              對于第一次被申請破產,寺庫曾向北京商報記者否認并表示會保留追責權利。但對于最新一次被申請破產的問題,寺庫卻遲遲未作出回應。

              即便如此,寺庫App中的各項促銷活動仍舊能讓人眼花繚亂。在寺庫App首頁中,“818奢品好物節”的宣傳字眼躍然紙上?!叭珗鲎罡吡p1800元”“新人大禮包5000元”等優惠活動層出不窮,且App上所有商品均可正常購買,寺庫直播中也有不少個人商家在直播賣貨。

              垂直電商并沒有競爭優勢

              作為曾經的資本的寵兒,寺庫也有過高光時刻。自2012年開始,寺庫已獲得包括趣店、LVMH集團旗下基金LCattertonAsia等在內的多輪融資,并于2017年赴美上市成為了“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彼時如日中天的寺庫也讓創始人李日學公開表示,“要把寺庫打造成為109年的企業”。

              現如今,拖欠供應商、消費者貨款的寺庫,更是需要有新的資金流入才有可能“維持壽命”。一位接近寺庫人士表示,“寺庫一直在尋求新的融資,所以肯定不會放棄App的交易。只有不斷有業績,才有解決財務危機繼續融資的可能性”。

              2022年3月,寺庫宣布已與GreatWorldLuxPte公司簽署1.75億美元的再融資協議。根據協議,寺庫和GreatWorldLuxPte同意,為寺庫2018年8月8日向GreatWorldLuxPte發行的1.75億美元的三年期可轉換債券進行再融資。

              廣科咨詢首席策略師沈萌指出,“再融資只是借舊換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視作以新的條件重組原來的借款,對寺庫來說可以延緩債務償還到期的壓力,但并不會從根本上減輕償債的負擔。目前寺庫的前景不容樂觀,投資者對寺庫的預期也很難改觀”。

              對于寺庫出現當下局面,時尚透明度創新中心發起人楊大筠認為,“寺庫的商品價格卻比品牌專賣店便宜很多,這是奢侈品品牌方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奢侈品集團們一定程度上也會去制約寺庫這類平臺的發展”。

              他進一步指出,“貨品的利潤差則需要由寺庫自己填補,長此以往,寺庫是抵抗不住現金流和庫存壓力的”。楊大筠認為,寺庫開放平臺后,奢侈品的中國代理商以及其他渠道的產品在平臺上進行銷售,這也導致寺庫上出現了真假混賣的情況,其核心競爭力被逐漸弱化。

              《2019中國奢侈品電商報告》顯示,奢侈品牌在中國的線上渠道非官方商家供貨率為73%,非官方產品出貨率達81%,客戶買到假貨的可能性超過48%。

              而對于寺庫未來的發展,有著十多年奢侈品電商從業經驗的李女士則直言,“沒有未來”。李女士認為,“對于垂直類電商來說,實際上并未創造真正的價值,只是靠低價搶市場,但并不能靠自身產血,所以垂類電商很容易被消費者拋棄”。

              她進一步指出,“面對頭部電商平臺中的無數供應商,垂直電商并沒有競爭優勢”。頭部電商實際上更像是商品搜索引擎,消費者很容易建立習慣性。當奢侈品電商不再提供高性價比產品時,顧客也就沒有了忠誠度。此外,獲取新客的成本也非常高,平均一人就能達到幾千元,所以垂直類電商尤其是奢侈品類的商業模式很難有未來。

              從寺庫財報來看,2021年上半年,寺庫GMV、訂單總數、活躍用戶等關鍵數據均呈現出下滑趨勢,分別下滑17.7%、17.8%和13.6%?!矩熑尉庉?AMY】

              來源:北京商報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上市公司】寺庫人去樓空
              寺庫“奢侈”光環不再:Prada申請凍結財產,客訴增多
              普拉達申請凍結寺庫超1100萬財產
              寺庫“砍單”被判構成欺詐:原價3660元,促銷價1元

              精彩評論

              ?